華仁的班社

香港華仁書院 馬英圖書館刊物1997年4月10日

華仁班社(Class Clubs)是由來久遠的組織,它們多屬高年班同學的組織。 30年代末期班社已經很成熟,而且經常籌辦公益活動,服務社會。例如1938年 成立的星社、劍社和弓社,都分別主辦了一項大型的公益活動。劍社到難民營 協助由大陸逃避日軍侵略走難到港的同胞;星社主辦免費夜校,幫助逃難失學 之兒童。他們成立時開宗名義便提出同樣的目標:團結同學、互相扶持、服務 社會。

例如劍社成立時,同學們對班社的期望是:「香港的學生們,素來就缺乏了集 團生活的……我們三班甲(Class 3A)有見及此,知道沒有社團的組織,不獨 於現在的同學的感情,缺乏了聯絡,並且將來棲身社會之後,必定互相失散,那 麼,對將來落伍的舊同學們,便很難有提攜扶助的可能了。」 弓社成立時有這 樣的記錄:「……The Sword Club ran the Refugee Camp at Fanling; the Star Club is running a free night school. We cannot rest quiet; we feel we must follow the lead they have given. Some charitable and useful work of similar kind is the aim we have set before ourselves in founding this club.」

星社辦的夜校情況如何呢?1939年校刊有以下的記載:「星社之『華仁義校』 ,於斯產生,……得入學者百六十人,……除星期日外,每晚七時至九時授課 四堂,不放例假。……義校籌備之先,嘗向華仁全校同學籌款……」

(資料來源:STAR Vol.7, No.1, Summer, 1939; pp.800-801)


1938年劍社同學到粉嶺難民營服務一個月,寫出以下的經歷:「華仁書院第一 班學生,得校長同意,由教務長鄧乃理神甫(Fr. Donnelly, S.J.)率領,前 往粉領難民營服務,以一月為期,蓋將為緊急救濟會處理粉嶺難民營也。……於 是全班分為三隊,每隊約十二人,一在南營,一在北營,一在叉坑,叉坑難民 ,已有相當認識,能守秩序,且諸事均有規模,故辦事甚為順利。到(十二月) 十一日晨九時許,接收南北二營,二營相離約半英里,南營最大,共大車卡四十輛,收容約一千,此處難民,不若叉坑之有秩序,有等且甚頑固,不遵規矩,尤 以南營最甚。……諸事多未就範,忙碌殊甚,終日不停……。更發現難民中有擾 亂竊物者十數人,鄧神甫遂於次日呼警驅之出營,千餘難民,乃賴以安。」

Fr. Donnelly在同期STAR亦有一篇記述的文字:「What will happen then to "our" refugees? We do not know; but this much is sure: that the memory of our work in the Fanling camps will remain with us until our dying day, and that Wah Yan will be proud in years to come of the part played by her sons in this war-work for the refugees.」

(資料來源:STAR Vol.7, No.1, Summer, 1939; pp.807-808;pp.737-740)


Back